“澧县规划局”忽悠上级组织和民众的伎俩该休也

时间:2018-08-31 01:42 来源:未知

“澧县规划局”忽悠上级组织和民众的伎俩该休也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非常重视各级党组织和党员干部说真话、报实情,坚决反对说假话、报假情。各级党组织必须谨记党中央提出的要求,将其作为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来贯彻落实。我们常讲对党要忠诚,忠诚首先就是讲真话、不讲假话。向组织说真话、说实话,是党员干部忠诚老实的具体表现,也是最起码的政治觉悟。  2018年7月3日,以“澧县规划局”的名义对《湖南问政》栏目《原澧县规划局没有取得相关许可就默许开发公司违法建设》《原澧县规划局有法不依违法不纠》的回复中假话连篇,忽悠上级组织,说假话、报假情,以掩该其违法行为。  一、“澧县规划局”在回复中说:“2010年1月29日,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取得单身职工宿舍《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副本)》(编号4307232010字第00005号),工程规划明确单身职工宿舍建设楼层为7层,同时将韩绍珍转让的宅基地划入了建筑红线范围内,项目随即开工建设”。编号4307232010字第00005号就是《建设工程规划审批单(甲)》(见图1),该审批单“遵守事项”规定:“本单与《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及有核定施工线的总图或建设工程规划红线图联用方具法律效力。”根据上述规定,《建设工程规划审批单(甲)》不能单独使用,单独使用不具备法律效力。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指导案例41号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引用具体法律条款,……应当视为该具体行政行为没有法律依据,适用法律错误。”《建设工程规划审批单(甲)》没有法律依据,系废纸一张。原澧县规划局以《建设工程规划审批单(甲)》取代《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不仅是偷梁换柱,以假当真,而且严重违反了《城乡规划法》第三十八条、第四十条的规定,属无效行政许可,对此“澧县规划局” 应该是清楚的。“澧县规划局”在给红网《问政湖南》回复中却假话连篇,把无效视为有效,把违法说成合法,忽悠欺骗上级组织和民众,这是“澧县规划局”说的假话之一。  但“澧县规划局”在回复中不打自招的承认了违反《城乡规划法》第四十二条“城乡规划主管部门不得在城乡规划确定的建设用地范围以外作出规划许可”的规定,“将韩绍珍转让的宅基地划入了建筑红线范围内,项目随即开工建设”,暴露了超越、滥用职权的违法行为。  过去湖南省实行过《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正副本制度,原澧县规划局以前核发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副本)》(见图2、3、4),图3是《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副本)》主件,图4是附件,与图1完全相同。(副本)的不同之处是在《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封面上加了“副本”二字,其他资料与正本的主件和附件完全一样。  《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副本)颁发时间节点和程序必须按照《城乡规划法》的有关规定,在取得规划条件、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国有土地使用权证之后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副本)。建设项目在取得“副本”之后方能申请开工建设,建设项目竣工后换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正本)》。而原澧县规划局不是按上述程序核发“副本”。“澧县规划局”关于 “(湖南省实行的是正副本制度,附图及附件为《建设工程规划审批单》、建筑红线图)”的说明,证实了《建设工程规划审批单》、建筑红线图是作为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正副本的附件使用。  2007年10月28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次会通过了《城乡规划法》,2007年12月20日,建设部根据《城乡规划法》发布了《于关于印发新版城乡规划许可证书样本的通知》(建规[2007]289号)(2008年1月1日起执行),届时启用新的许可证(新证样本如图5、6),《建设工程规划审批单》、建筑红线图只作为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附件使用。至此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副本)的历史不复存在,今后使用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副本)属于违法行为。常德市规划局依法取消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副本)的制度,,说明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副本)的制度是违法的。原澧县规划局2010年1月29日核发的所谓(副本)即使依据合法、程序合法、实体合法也是无效的。   二、“澧县规划局”在回复中说:“1999年,澧县洞庭砂布厂破产改制时,……紧邻通道以东为韩绍珍私人购买的宅基地。”这一回复既不符合情理,又不不符合法律规定,没有丝毫证据证明其购买了宅基地。当时负责处置澧县洞庭砂布厂土地的单位给荣隆大门北面留的空间是约16.5米,其中制衣有限公司拥有12.5米的使用权,另外4米供东西两边居民通行使用。如果有人把这供周边通行的4米通道卖给韩某某建房,周边居民怎么通行?是经过制衣有限公司通道通行?还是经过韩某某建成的屋内通行?如果周边居民经过制衣有限公司通道通行,说明单身宿舍建成后周边居民应经过小区大门通行,周边居民现在可以主张通行权。如果周边居民经过韩某某的屋内通行显然不现实,周边居民乘直升机或翻墙通行更不现实。  韩某某购买宅基地纯属是“澧县规划局”说的假话,编造的事实。如果韩某某真的购买4米宅基地,应该按照国土资源部《土地登记办法》第二十七条的规定申请出让国有土地使用权初始登记,但从申请未登记,哪有出了钱而不主张权利的?显然韩某某购买宅基地的说法是不存在的,这是“澧县规划局”说的假话之二。  三、“澧县规划局”在回复中说:“2000年6月,韩绍珍与荣隆制衣有限公司达成协议,将进厂通道以东的宅基地(面积64平方米,东西宽4米,南北长16米)转让给荣隆制衣有限公司,用于拓宽公司大门,,……荣隆制衣有限公司取得了该地块的实际使用权,”与事实不符。实际使用权是以占有为特征,4米宽的宅基地内既没有建筑物,又没有构筑物,取得实际使用权不存在,这是“澧县规划局”说的假话之三。但“澧县规划局”又承认“荣隆制衣有限公司并没有从法律意义上取得该地块的土地使用权”,开发公司“用地范围并没有包含韩绍珍转让的64平方米宅基地”,回复的问题可谓自相矛盾,充分说明原澧县规划局滥用职权。  四、原澧县规划局于2013年3月1日给县人大的汇报材料《调查意见》也全是假话。其中所说的“开发公司严格按照有关部门法律法规规定进行了申报,各项建设符合县政府批准的建设规划方案”。 开发公司是否按照国家规定申报,不再多说。如果按照“有关部门法律法规规定”即按照原澧县规划局的“法律法规规定”是没有问题的,“县政府批准的建设规划方案”就是原澧县规划局审批的方案,该方案是严重违法的,“澧县规划局”却认为是合法的。  《调查意见》说:现有的通道“系当事人在听证会上协商而成”,纯属无中生有,既没有告知听证,更没有举行听证,哪来的协商?  《调查意见》又说:“采取座谈会、听证会(2011年2月24日召开)的方式征求了规划地段利害关系人的意见”, “座谈会、听证会”与单身宿舍无任何关系,因该建筑早已竣工。  《调查意见》还说:在“规划审批中执行国家法律法规、技术标准规定上没有瑕疵”是欺人之谈,国家技术标准规定的间距是6米,道路与建筑物的空间是6米左右,单身宿舍与周边的间距(道路)只有1.2米,这是执行的是国家法律法规、技术标准吗?这是原澧县规划局说的假话之四。  五、原澧县规划局在2016年6月8日给澧县人民政府的《回复》中,对其“行政行为违反法定程序,建设项目先建后批”的违法事实予以全部否定。对单身宿舍的行政许可,不仅没有合法的依据支持,而且程序、实体严重违法,原澧县规划公然否认违法事实,说明“澧县规划局”没有担当,为掩盖违法行为,假话无处不说,也说明原澧县规划局实施行政许可时违法是常态,依法是特例。  以上列举的实例是“澧县规划局”或原澧县规划局分别向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领导和县人大、县政府回复意见摘录及意见评析。纵观“澧县规划局”回复,其内容是假话连篇,欺骗领导不遮掩,忽悠民众无顾忌,对组织毫无忠诚之心,对网友没有真诚之意。  邓小平同志曾指出:“不老实总是倒霉的。不老实只能蒙混一时,当党的组织、上级、同级或下级没有发觉时确实可以占一些小便宜,但是一经发觉就完了,就吃亏了。……因为看你的是多少双眼睛,有些虽然现在未看清楚,将来终究是要看清楚的。”“澧县规划局”不论以任何形式对上级组织实施欺骗,包括不忠诚、不坦白、不老实、说假话终究是要被发现的,到时面对的是纪律的处理、法律的处罚。  

“澧县规划局”忽悠上级组织和民众的伎俩该休也

  

“澧县规划局”忽悠上级组织和民众的伎俩该休也

  

“澧县规划局”忽悠上级组织和民众的伎俩该休也

  

“澧县规划局”忽悠上级组织和民众的伎俩该休也

  

“澧县规划局”忽悠上级组织和民众的伎俩该休也

  

“澧县规划局”忽悠上级组织和民众的伎俩该休也

分享到:
泰山特色网|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问答地图| 疾病地图| 招聘信息| 战略合作| 媒体报道| 意见反馈|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