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满灭门案是我干的,请立刻判我死刑 如果不是,请还我清白!

时间:2018-12-06 19:13 来源:采集




张满:灭门案是我干的,请立刻判我死刑。如果不是,请还我清白!
张满出生在大理市七里桥乡下兑村。他参过军,后又当过民办教师和工人,1977年成为村公所党总支书记,1994年7月改任村主任。当年村里出了一件灭门惨案。28岁的村民王学科一家被发现在家中全部遇害:妻子赵丽英在二楼卧室里被杀死,其子王高能(7岁)、其女王高田(4岁)亦被砍死,而王学科的尸体则在院内的水井中被找到,因头部开放性颅脑损伤身亡。餐桌上有两副碗筷,两个酒杯,和没有吃完的酒菜。卧室东墙上还留有一枚血手印。

发生灭门惨案的消息不胫而走,震惊了四里八乡。公安赶来侦破此案时,院外围了数百名群众。大家都希望知道:是谁制造了这起恐怖血案。大理市警方围绕此案的侦破做了很多工作,排查了为数众多的犯罪嫌疑人,北京在云南讲课的技侦专家也专程赶来过现场。但是,都没有收到看得见的成效。五年后张满突然被带到了刑警大队,警察要其承认杀了王学科一家。

张满回忆,他被莫须有的罪名关押在刑警队,受尽了刑警大队长甘帆惨无人道的刑讯逼供。“我多次向甘帆和其他干警说明,我是无罪的,我与王学科一家四口被杀案无关。甘帆就破口大骂,他支开其他干警,用拳头、手铐、胶木棒、皮带抽打我,他把我头顶、口腔、耳朵打得鲜血直流。他用卫生纸浸渍、擦拭血迹。”还断了张满的水粮。

后来甘帆对张满说:你是顶得住,可是你的妻子、儿子顶不住,你的妻子已在公安局病倒,你的儿子进来后快要精神失常了。你要多为他们想想。如果你还不招,我要叫你尝尝黑道手段,直到获得你的证据、你的口供为止。”最后,张满为了家人还是屈服了。

最后法院判决称张满“杀人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严重,社会危害极大,本应依法严惩,鉴于本案的实际情况,应酌情考虑从轻处罚。”不知道这个实际情况是什么情况,让杀了四人的犯人,没有判死刑,最后判了个无期徒刑。后来张满以“没有杀人,所作有罪供述是刑讯逼供形成,请求宣告无罪”为由,提起了上诉。结果都被驳回了。

在监狱中的张满,在手臂上刻着“冤”、“仇”二字,一个在左臂,一个在右臂。他说是1995年的时候在大理市第一看守所用缝衣针和墨水刺破皮肤留下的。后来经历多次减刑,张满因高血压等疾病予以监外执行,最后张满熬到了刑满释放。

这是当初看到这件事情的证人,不过,这个证人后来说了,当初作证的时候,都是被警察逼的。他当时根本就没有看见。是警察把他抓了起来,让他指证了张满,才能放他出去。

现在的张满只想要政府还他一个清白。他说:“是我干的,请改判处我死刑,立即执行;不是我干的,须还我清白。”
对于这件事,你们是怎么看的呢?喜欢的就给小编一个关注,或者点个赞吧。你的每一个评论,每一个赞,都会给小编莫大的鼓励。比心!

分享到:
泰山特色网|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问答地图| 疾病地图| 招聘信息| 战略合作| 媒体报道| 意见反馈| 联系我们